可是,经过这一次发生的事,毕竟有些事回不到原来,感觉两人相处稍微有了点距离。君陌归与她说话,变得不像以前那样随心。

  两人又不住在同一座府邸,一个住在内城逸王府,另一个住在外城折枝园,挺大一段距离。

  她也不知道这样算好还是算差,只是这种恋爱关系,站在她的角度来看接受得很容易一些。

  现代恋人没有同居之前,不都这样吗?

  “恭喜恭喜。”鬼衣先道喜,之后又道“可喜可贺。”

  聂韶音斜眼看他,道“恭喜,与可喜可贺,似乎不是一个意思?”

  鬼衣嘿嘿笑道“那自然不是一个意思!”

  他看向坐在一旁伺候的紫衣,笑道“于王爷与你而言,是可贺。但是于我们这些人而言,是可喜。”

  “你们有什么可喜的?”聂韶音不解。

  鬼衣却不说话了。

  聂韶音又看向紫衣。

  紫衣倒是明白鬼衣的意思,笑道“小姐与王爷不睦,王爷心情欠佳,那么七绝楼下属们日子自然不好过,指不定是水深火热的。你与王爷和好了相当于拯救他们于水火,他们自然是可喜的。”

  聂韶音“……”

  她唇角微微抽搐了一下,道“听起来似乎很有道理?”

  鬼衣白了紫衣一眼,道“哟,虽然紫衣丫头你不是七绝楼的人了,难道你就没有不好过?”

  紫衣抿唇微笑,道“还真没有。”

  毕竟,聂韶音并非会因为自己心情不好迁怒身边亲近之人的人。相反,她极力保持平静,能不因为自己的事情打扰到旁人,就绝对不会去这样做。

  唯一的一点,她们都会为她忧心而已,因而自然是不太好受。

  被紫衣这么一呛,鬼衣竟然无言以对!

  说来也是,他这个小师父,年纪比自己小一大截,但是那一码归一码、恩怨分明的气度,却是寻常人比不上的!

  就拿他们这些七绝楼过来她这边做事的大夫、暗卫来说,只要忠于她,她绝不会有任何偏差之心。对待他们,也像对待那些她自己亲自培养的人一样。

  就算她与君陌归闹别扭的这几日,她也不曾对他们这群君陌归那边过来的人有任何情绪上的迁怒!

  不得不说,跟聂韶音做事,比跟谁都轻松!

  不得不说,跟聂韶音做事,比跟谁都轻松!

  马车出了凉都城门,又走了不短的一段路,终于到了。

  “一个住在村落里的病人,竟然请得起神医看病?鬼衣你欠了人家什么?”紫衣觉得匪夷所思。

  没错,他们来到了一个村落!

  马车,最后停在了一个农家小院面前。

  她的话纯粹是故意调侃,并没有非要鬼衣回应的意思,便自己先下车,然后伸手把聂韶音给扶了下来。

  鬼衣哼哼两声,道“你不要小看别人,所谓人不可貌相,海水不可斗量。毕竟,在之前谁也不能想到,我师父这样一个……克死了五个未婚夫的小姑娘,竟然能成为神医的师父,你说是与不是?”

  nb

  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我家毒妃太调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乱世婚宠只为原作者唐唯恩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唯恩并收藏我家毒妃太调皮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