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在这时,大厅的方向忽然传来脚步声,傅南霆倾长高大的身体一路飞奔而来。https://

  看到霍榈一手卡在南慕瓷的脖子上,抵着匕首的地方还在流血,傅南霆瞬间猩红了眼,咬牙切齿地喊着霍榈的名字。

  “霍榈,你敢动她?!”

  霍榈用匕首逼着南慕瓷一步步往后退,冷笑着回了声。

  “儿子,跟你爸打了三十年交道,我是什么样的人你很清楚。今天若是我无法从南都离开,你的慕慕,就会给我陪葬!”

  “你、敢!”

  一瞬间,傅南霆浑身凌厉的气场全开,双眼迸射着嗜血骇人的森寒光芒,浑身寒气逼人,活生生要把霍榈吞吃入腹的感觉。

  南慕瓷一步步跟着霍榈往后退,有些艰难的仰起脸看他。

  “三哥,我没事......”

  她没有求救,而是轻轻地摇了摇头,给了他一个安心的眼神。

  她比谁都清楚,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,每每遇到她的事情,三哥总会在第一时间丧失所有的冷静和理智,生怕她有什么闪失。

  她不想给他平添负担。

  四目相对,傅南霆分明从南慕瓷的眼里,感受到了一股安定的力量。即使她什么都没说,他也知道她在安抚他,信任他。

  傅南霆深吸一口气,狠狠地闭了闭眼,压着心里不断流窜的寒意,眸色沉沉地看向霍榈。

  “说吧,你要什么?”

  霍榈得逞一笑,“果然还是我的儿子最了解我。”

  “给我一辆车,一笔钱,一张飞往国外的机票。阿衍,你该明白的。你的慕慕在我手里,如果你跟我玩儿花样,她只会死的比我更惨!”

  傅南霆眉骨一跳。

  他冷冷地吩咐说身边的戎贺,“按照他的意思,马上去办。”

  但他的视线,却死死地盯着南慕瓷脖颈上的伤口,眸色赤红,疯狂流转。

  “霍榈,我可以放你走。但你若是敢伤她分毫,我会让你被收尸的机会都没有!”

  “那就要看你的表现。”

  霍榈拖着南慕瓷一路到了庭院外,傅南霆和他的人步步紧逼,丝毫不肯退让。

  车子很快开了过来。

  戎贺从车子上跳下来,冒险几步走到霍榈跟前,打开手里拎着的箱子给他看满满当当的钞票,又将手里的机票递了过去,冷不丁地笑了声。

  “老爷子,钱到了,机票也买好了。要不,我送您一程?”

  霍榈猛地勒紧了南慕瓷的脖子,目露凶光。

  “滚开!我要让她给我开车!”

  他骤然挥动匕首扫向众人,恶狠狠地威胁道,“不想让我伤到这个女人,都给我后退,退!”

  ......

  深夜时分,一辆黑色宾利飞驰在去往机场的路上。

  南慕瓷小心翼翼地开着车,身边副驾驶座上的霍榈,依然用刀子紧紧地抵着她,半点放松的痕迹都没有。

  南慕瓷侧身看了他一眼,嘲弄地勾了勾唇。

  “霍叔叔,这个时候,车子里只有你和我,你不用这么紧张。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,还开着车,如何都是斗不过你的。”

  但只有南慕瓷自己知道,第一次经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南风辞暮尽缠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乱世婚宠只为原作者星小河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小河并收藏南风辞暮尽缠绵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