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混蛋,你会后悔的”。祖文佳咬着牙说道。

  “是,我可能会后悔,但是要不是他告诉了我你的身份,我也许不会这么做,但是张总说你是美国中情局间谍,这就让我有了理由这么做了”。滕力夫说道。

  祖文佳眉头一皱,不理解他这是什么意思,因为这段时间以来,只要是提到自己的身份,好像每个人都会恨不得吃了她,她实在是不理解这到底是为什么?

  “我本来在美国的实验室里和导师搞科研,一切都搞的好好的,但是突然有一天,中情局的人闯进了实验室把我带走了,他们把我关在了一个小黑屋里四十九个小时没人理我,我尿在了那间小黑屋里,大便也是,因为我实在是憋不住了,直到他们把我放出来,接着又关了一个多月,这才搞清楚是怎么回事,这段时间里我父母从国内赶了过去,但是没人告诉他们我到底出什么事了,我的实验室里朋友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被抓,这期间我父亲因为脑溢血在美国去世,去的时候是一个活生生的人,回来的时候就是一捧灰了,所以,当张总说你是为中情局服务的时候,我还想着要不然我把你留下来,专门试药算了,可是他不同意,非要把你要走,我也不知道你到底有什么好的,不过张总是我的大老板,我得听老板的不是吗?”这件事滕力夫从来没对人说起过,因为在那段时间里被驱逐的中国学者和学生很多,他只是其中一个而已。

  “这他.妈的和我有什么关系?你放了我……”

  “我劝你还是老实点,因为在这里你也跑不出去,我觉得吧,你就算是跑出去了,你最好也不好和你的上级联系了,因为如果他们知道你活着的话,一定会来找你,然后把你带回去好好审查,可是一旦开始审查,那就不知道猴年马月结束了,而那个时候,你还能正常的吃我的药吗,不能吃药的话,你死不死?”滕力夫问道。

  如果张小鱼在这里,一定会为滕力夫的话术鼓掌,因为从滕力夫的这话里可以看出来,滕力夫堵死了她所有的路,你要想跑,可以,那就等着去死,要是不想跑,就老老实实的呆着,时不时在这里试药,否则,也是死。

  “这么说我成了你的试验品?”祖文佳问道。

  “可以这么说,你到底吃多少药会死,我也不知道,你看的那个视频里的女人,已经进了抢救室好几次了,都是因为忘了吃药,希望你不会忘了,对了,你要是把我弄死了,你还是会死,因为基因编辑之后,就只能是靠着这些药活着,我死了,这药一时半会配不出来,你也会死”。滕力夫说到这里时,脸色如常,但是祖文佳却已经恐惧到了骨子里,因为她发现自己已经被牢牢的固定在了这个城市里,或者是这个地下室里,她就算是有了人身自由,她也不可能回到过去的生活了。

  禁酒令酒吧,一个穿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商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乱世婚宠只为原作者钓人的鱼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钓人的鱼并收藏商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