了,你倒是活的好好的,你不会是把你的联络人给杀了吧?你以为把她杀了这事就算完了吗,你在中情局的档案难道也会随着祖文佳的消失而消失吗?幼稚吗?”夏洛蒂问道。

  “你是来找祖文佳的?”邬林升问道。

  “对,我现在顶替了她的位置,由我直接和你联系,你以后有什么情报直接交给我就行了,剩下就没你什么事了,祖文佳现在在哪里?”夏洛蒂厉声问道。

  邬林升闻言吓了一跳,扭头看了看一旁,坐在了沙发上,沉闷的抽了一口烟,说道:“她和我最后一次联系后就消失了,我猜可能是被捕了,这些天我一直都在煎熬中度过,一直都怕她把我咬出来,所以,我一直都想离开国内,但是没有命令我也不敢走,就把这事耽搁了,这件事他们一直封锁的很严实,我一点消息都没打听道,所以,我真的是不知道她去哪了”。

  虽然夏洛蒂看起来有些不信,但是这个邬林升看起来老实巴交的,不像是在撒谎,而且她了解到的信息是,当初是祖文佳亲自招募的邬林升,还和他发展成了恋人关系,所以此刻见他这样的表情,真是有些拿不准了。

  演技中最难的表演是无实物表演,一切都要靠你自己想象着去演,所以此时此刻,邬林升的表演堪称是无实物表演里的典范,那种表情和动作,都符合一个失去了战友和女友该有的样子。

  “我一直都想和你们说,我要撤,我不想在国内待了,我以为祖文佳一定是被逮捕了,要不然怎么会没有任何的消息呢?”邬林升忽然急切的说道。

  “这不是你该考虑的问题,我问你,你和那个叫张小鱼的人关系怎么样?”夏洛蒂问道。

  “和他?关系还行吧,你怎么会问到他,你也知道这个人吗?”邬林升问道。

  “陈元伟向我提供了他的名字,说是可以找到祖文佳的线索就在他的身上”。夏洛蒂说道。

  “他?”邬林升愣了一下,接着又摇摇头,说道:“不大可能,我和他的关系还算是好,他也知道我和祖文佳的关系,不会对祖文佳下手的,我们时常在一起喝酒,他要是对祖文佳动手了的话,我一定会知道的“。

  夏洛蒂从邬林升这里啥都没问出来,就是要求他继续提供情报,这让邬林升忽然间又陷入了万劫不复的地狱,还以为祖文佳死了这事就差不多了,可是没想到那些人还真是想着他,决不能让他成了漏网之鱼。

  此时邬林升开始后悔了,他后悔的是不该得罪张小鱼,要是没有得罪他的话,这点事都不叫事,有他在,他的那些野路子对付祖文佳和夏洛蒂这样的人屡试不爽,所以此时此刻邬林升的肠子都悔青了。

  但是无论如何,都要和再联系讲清楚,要是这事不能及时处理,恐怕他们都要遭殃,尽管他们现在关系形同水火了,可是面对夏洛蒂这样的强敌,他们还是应该联合起来,否则,祖文佳该藏到哪里去,万一祖文佳再出来遇到了夏洛蒂,他们该咋办?

章节目录

商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乱世婚宠只为原作者钓人的鱼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钓人的鱼并收藏商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