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督、应国公之子,我不该招惹他?”

  单道真觉得杨天保大异以往,心里虽然觉得刚才甚是痛快,但是又想到若是谨小慎微的杨天保,反而有点难以接受。如果是以前的杨天保,大概会惶惶不安,赔笑道歉。

  杨天保笑了起来,低声说道:“位卑则慎微,得势便嚣狂,这是庸人心态也。我这次在易寨险死生还,便悟了个道理,要想穷困潦倒之时不被人欺、飞黄腾达之日不被人嫉,庸人心态就要不得。应国公公子又如何,我不塌他脸,他终究也看不起我;这次能占理塌他一回脸,他便是怀恨在心,也知道我不是个能轻易惹的角色,位卑不打紧,要露出獠牙来,这与惹事生非不同。”

  “好一个庸人心态要不得!”

  陈应抚掌而笑,他望着杨天保,嘴角咧着笑意,愈发觉得杨天保对自己的味道:“果断,有担当,做事不拖泥带水,看上去行事胆大妄为,心里却有别人不及的计较。”

  单道真一时难以理解杨天保所说的道理,心里在想杨天保在酂县两历生死,与以往不同是应该的,本就不该拿老眼光看他。

  事实上,杨天保此时也是心境大变。

  在唐朝和后世,俨然不同。

  不平等是这个时代的特色,要想不被人欺负,唯有变得更强。

  趁着弘农杨氏这座靠山在,他需要快速变得更加强大。

  只有地位够高,权势更大,他才能不被人欺负。

  杨天保知道朝廷马上要进行大举进攻东突厥了,这一战李靖三千精锐夜袭阴山,一战消灭东突厥这个宿敌。

  “要不要趁机刷一波军功,混一个轻车都尉?”

  唐朝军功有着严格的制度,以战前的条件分为以少击多为上阵,兵数(包括战士人数和装备)相当为中阵,以多击少为下阵。按战争的结果分杀死或俘虏敌人的百分之四十,为上获,杀死或俘虏敌人的百分之二十,为中获,杀死或俘虏敌人的百分之十,为下获。

  按照战前的条件和战争的结果,综合起来,拟定“转”数。上阵、上获为五转,上阵、中获为四转,上阵下获为三转,以下递减类推。

  杨天保此时是飞骑尉,相当于承袭了杨恭仁的三转军功,这是明显必胜的战争,要不要带着单道真、冯少东他们混个出身?

  一旦他们都有了晋身之资,哪怕获得正七品的云骑尉,也是可以算作勋贵阶层,就算是一品公爵,也不等擅自斩杀一品勋贵,这等于在身上多了一道护身符。

  随着酒意上涌,杨天保终于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。

  就在杨天保酣睡的时候,突然感觉有人摇晃自己,杨天保闭着眼睛呢喃道:“让我再睡会!”

  单道真一脸惶急的道:“大郎……三郎,醒醒!”

  杨天保睁开眼睛,发现这时天色早已大亮,杨天保揉揉脸问道:“什么时辰了?”

  单道真道:“都午时三刻了!”

  杨天保一呆道:“让我再睡会!”

  “别睡了!”单道真急道:“梁三宝派出人来禀告,说上次去苏宅的那瘦老头又来了!”

  杨天保此时睡意全无。

  瘦老头?

  那岂不是校检吏部尚书,参预朝政戴胄?

  戴胄与杨天保相约,杨天保整改南六坊,如今杨天保早已完成了任务,难道说戴胄是来验收的?

  想到这里,杨天保不淡定了道:“备马,快带我去!”

  ……

  李世民难得清闲,他换装了便服,直接杀到门下省政事堂,结果发现正在值守的参预朝政戴胄也换了便装常服,正准备翘班。

  这下尴尬了,政事堂六相,唯有戴胄现在没有转正,他只是代理吏部尚书,现在刚刚想翘班,迎面撞上大老板。

  戴胄只好坦言相告,他要去南城参观一番。

  李世民也非常好奇,自从武德九年六月初四,他发动玄武门之变,成为九五至尊,从此以后,太极宫就像一座巨型的监牢,李世民出宫的时候都是有数的。

  看着戴胄微服出行,李世民也来了兴趣。

  就这样,君臣二人,带着数十名便装元随禁军,一路向南行。

  进入通善坊,情况就大不一样了。

  这里的街道干干净净,既没有满地的垃圾污水,也没有牛羊马匹和人类的粪便,整个街道仿佛像太极宫承天门广场一般干净。

  李世民皱起眉头道:“玄胤,为了这次出行,你倒是煞费苦心啊!”

  ps:不出意外,等会还有一章。求推荐票和书单,六频推荐,好像要凉了,大家支持一下!

章节目录

盛唐太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乱世婚宠只为原作者tx程志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tx程志并收藏盛唐太师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