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句丽王,名叫高无恤,他便是高句丽历史中大名鼎鼎的大武神王、大朱留王。

  以高句丽的历史来看,高无恤算是一位很有能力、很有作为的君主,野心勃勃,开疆扩土。东扶余的第三代君主就是被高无恤杀的。

  后来高无恤持续进犯幽州,惹毛了辽东太守,辽东太守举兵攻打,爆发了著名的丸都山城之战。

  当时的辽东太守,率辽东汉军把高无恤围困在丸都山城之内,孤立无援,眼瞅着要弹尽粮绝,高无恤竟然出人意料的派出部下,给汉军送去酒肉。

  此举导致辽东太守误以为丸都山城内粮草充足,而当时,汉军粮草已所剩无几,无奈之下,辽东太守只能选择撤兵,高无恤可谓是兵不血刃的解了丸都山城之危。

  只此一件事,就足够高无恤吹嘘一辈子的了。

  高句丽只是个弹丸小国,所发生的战争,与中原战争相比,都属小打小闹。在高句丽的战争史上,不可能找到像昆阳之战那种规模的大战役。

  这次随高无恤一同前来洛阳的,还有王子高解色朱。

  高解色朱并不是高无恤的儿子,而是高无恤的亲弟弟,后来得封号闵中王。高无恤得子较晚,目前太子还只是个不懂事的小娃娃。

  另一位同行者,则是高无恤的女儿,也就是高句丽公主,高景慧。高景慧的年纪不大,只有十六岁,在高句丽国,素有第一美女的美誉。

  高无恤、高解色朱、高景慧抵达洛阳时,刘秀并没有出城迎接,出城相迎的是右将军邓禹和左将军贾复。

  这个迎接规格也算是够低的。堂堂的大汉天子,不出城迎接,倒也实属正常,可连三公九卿都不派,只派左、右将军出城迎接,这着实是令人脸面难看。

  听闻前来迎接自己的是左、右两将军,高无恤的脸色瞬时间沉了下来。

  高解色朱转头看眼兄长,小声提醒道:“大王,我们此行,可是有求于人啊!”

  言下之意,千万别搞僵了双方的关系。高无恤闻言,将怒火一压再压。他举目向前看去,只见邓禹和贾复正骑马走过来,他小声说道:“依罗!”

  依罗是高无恤麾下的头一号猛将,身材高大魁梧,相貌凶恶,斜披着兽皮,里面赤膊,露出半边的胸口,身上横七竖八的疤痕狰狞可怖。

  跟随高无恤多年,高无恤一句话,依罗立刻心领神会。他跨步出列,迎着邓禹和贾复走了过去,他双手一伸,将二人挡住,大声说道:“高句丽王在此!”

  邓禹和贾复对视一眼,相视而笑。两人双双下马,邓禹开口说道:“世间只有下句丽侯,又哪来的高句丽王?”

  他这句话,极大的刺激了高句丽人。王莽当年把高句丽改名下句丽,把王降为侯这事,已经成为高句丽的心病、痛脚。

  依罗气得脸色铁青,须发皆张。他哇哇怪叫一声,伸手就去抓邓禹的衣服。

  贾复在旁,慢条斯理的将邓禹向自己身后一拽,而后抬手扣住依罗的手腕,也没见到贾复怎么用力,只随意的向外一送,依罗站立不住,噔噔噔的连退出好几步。

  好不容易稳住身形,依罗脸色顿变,后面的高无恤和高解色朱也同是变色。行家一伸手,便知有没有。

  依罗的力气有多大,高无恤等人很清楚,而对面的汉人,充其量也就三十来岁,面白如玉,相貌堂堂,看起来文质彬彬,可没想到力气竟然如此之大。

  稳住身形后,依罗很是不服,怒吼一声,作势要拔肋下的佩剑,高无恤断喝道:“依罗!”

  喝住了依罗,高无恤、高解色朱翻身下马,走到邓禹和贾复近前,高无恤拱手说道:“不知两位将军是?”

  邓禹拱手还礼,说道:“右将军,邓禹!”

  贾复也是拱手还礼,说道:“左将军,贾复!”

  高无恤故作恍然大悟道:“原来是邓将军、贾将军,失敬、失敬!刚才依罗多有冒犯,还请两位将军海涵。”

  邓禹含笑说道:“好说好说,对边荒异族,我大汉向来心胸开阔!”

  高无恤被噎得直翻白眼,依罗大怒,跨步上前,想要出手教训邓禹,贾复随之迎上前一步,挡住依罗的同时,还似笑非笑、好整以暇地看着他。

  依罗刚才和贾复有过较量,吃了个闷亏,对贾复多少有些顾虑,不敢太过造次。

  邓禹一直都是乐呵呵地表情,侧身摆了摆手,说道:“高侯,城内请!”

  高无恤脸色微变,不过还是忍住了,一脸的干笑,笑得难看,向邓禹摆手说道:“右将军请!”

  洛阳繁华,不用进城,只在城外就能感受到洛阳的繁华和兴旺。洛阳周围的郊区,就已经是人来人往。

  进入城内的郭区,更是车水马龙,店铺林立,穿过郭区,进入城区,两边的建筑都变得高大许多,地上更是青石铺路。看街上百姓的穿着,绫罗绸缎,应有尽有。

  能住在城区里的,非富即贵,而且汉人好门面,但凡是出门,都会换上家中最好的衣服,这也让城区的百姓看起来异常富庶。

  自打进入洛阳城,高无恤、高解色朱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汉天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乱世婚宠只为原作者六道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道并收藏汉天子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