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捧墨使者怒气冲冲的离开。

  只见他也没让人带路,转身随意脚步,刹那间就失去了踪迹。

  这阵势显然唬住了不少人。

  侍琴忧心忡忡:“殿下,那使者可是国师门下,咱们这样,是不是太得罪人了?您看他离开那手段,我担心……”

  “担心什么?担心我遭到报复?”

  霜寒歪头看了一眼对方离开的方向,心大得很:“那算什么手段,不过是拙劣的粗脚功夫罢了。”

  侍琴:“?”

  霜寒瞧着她仍旧紧蹙的眉头,深深觉得,自己很有必要和这些人做做思想功课。

  “侍琴。”

  “殿下?”

  “现在,将所有人召集到前殿来。”

  侍琴不解,可她最大的优点就是忠心又听话,二话不说下去传达旨意。

  不到半刻钟,整个含雀宫的宫人内侍全部集中到了前殿。

  所有人都忐忑不安的垂首而立,不知道公主殿下突然召集众人所谓何事。

  霜寒站在上首,居高临下的看着众人。

  “本公主此刻将你们召过来,确实是有一件事。”

  众人不明所以。

  上首的公主突然扬起嗓音:“现在,都给我抬起头来!看着我!”

  所有人心神一凛,下意识的跟着霜寒的命令抬起头,看向上首的主人。

  霜寒瞧着,继续开口:

  “脊背给我挺直了!”

  “眼神坦荡自信点,不准飘,不准左右游移!”

  以琴棋书画四女为首,虽然仍旧不知道霜寒想干嘛,可所有人都按照她的命令照做

  “这才像点样子。”霜寒坐在主位上,满意点头,“记住了,你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我一剑一个渣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乱世婚宠只为原作者素手折枝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素手折枝并收藏我一剑一个渣渣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