眼前之人背对着他,正仰头望着天上的星宿。

  月光穿过层云落在他的身上,给这人身上披上了一层月华,越发衬得其不似凡人。

  “可通知含雀宫了?”国师没有回头,只淡淡问道。

  这人一开口,便如昆山玉琢,便如松间泉响,清且冷,不带人间烟火气息。

  捧墨使者还跪在地上,他抬头瞧着,总觉得下一刻,眼前的国师仿佛就要随着这清风明月羽化而去,不复存在这凡尘浊世之间。

  他按下心中震撼,肃容道:“已经通知含雀宫长公主。”

  “知道了,退下吧。”

  捧墨使者从地上起身,冲着眼前的背影恭恭敬敬行了一礼。

  将要离开的时候,他神色一动,似不经意开口:“国师大人,属下方才去含雀宫的时候,含雀宫长公主披头散发,素面朝天,对大人您……不太敬畏。”

  他话音一落,便觉得周遭静了下来。

  先前这里也是安静的,可安静归安静,到底能看到风吹起左侧不透光的帷幔,能看到远处偶尔掠过的飞鸟,甚至凝神还能听到一点春夜不安分的飞虫啼鸣之声。

  一切都是自然而祥和的。

  可这会儿,帷幔垂落下来,不再浮动。

  飞鸟和虫鸣也消失了。

  眼前这方天地,真正彻底静谧了下来。

  捧墨使者第一次知道,原来彻底的安静,竟然是这个样子的。

  死寂。

  寂静到,他能清楚的听到,自己心跳如擂鼓的声音。

  咚。

  咚。

  面前的男人终于转过身来,露出了一张堪称俊美无俦的脸。

  可惜这张脸冷如玉雕,凝绕霜雪,让人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我一剑一个渣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乱世婚宠只为原作者素手折枝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素手折枝并收藏我一剑一个渣渣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