动车是自己的产物之外,芸奕可说是一穷二白。

  那句话怎么说的“男人最害怕的就是,在最没有能力的时候,却遇到自己想要守护一生的女孩。”所以芸奕一直不敢尝试感情。

  清晨的空气清爽且有一丝寒冷,芸奕刚刚演练完拳法和剑法。

  额头的细汗顺着脸颊划落。

  呼!芸奕双手虚压,气沉丹田,吐出一口浊气。

  如今的芸奕身材挺拔,芸奕有时候则是感叹道,是因为自己心智太成熟了,还是因为这个世界灵气充裕导致的,这个子长的也来快了。

  整体看上去芸奕,虽不是雄壮类型,但看起来丝毫没有瘦弱的感觉,反而隐隐有一种不动则已,一动便是山洪海啸的威势。

  似是心有所感,芸奕白皙的脸颊上露出一丝微笑,透过神念观察。芸奕已经发现了距离芸奕住处,两百米外。一个身穿浅红色,类似汉服的女孩,正朝自己住处走来。

  稍微整理了下,有些凌乱的衣服和头发。芸奕踱步也走出了小院。

  “咦!芸奕你已经晨练完了吗?好巧哦!我也是刚结束,就来找你啦!”樊水如玉有些俏皮道。

  看着面前这个比自己矮了一个头的,女孩芸奕有些郑重道“丫头:明天就是半月期限了。

  等我们使用了你们樊水氏的秘宝,龙井寒泉以后,恐怕我也要走了,你的步伐和剑法还很粗劣。我不在樊水氏以后,你需多刻苦练习。不然以后到了连山郡,拜入宗门,没有实力也是宗门底层。我可不想我带出去的人,以后处处被欺负,我也丢不起这人!”

  樊水如玉本来见到芸奕还挺高兴,结果被芸奕劈头盖脸说了不顿不是。

  樊水如玉脸色红红,掐着衣角。低头哼哼道“人家已经很努力了,哼!不就是比我厉害点吗?整天丫头丫头的叫我,我,我可是比你大三岁呢?”樊水如玉不满低声道。

  芸奕则是有些无奈道“走吧!去孤风山。我要看着你练剑。”

  “哦!”樊水如玉有些没精打采回答道。

  一声悠长的口哨声传荡出去,片刻后一声鹤鸣声想起,天空飞落一巨大如翼龙般的丹顶鹤。

  咛咛咛!头在樊水如玉的脸上摩擦着,很是亲昵。

  空中的微风拂过,看着下方成片的耕田,以及周围丘陵上的梯田。芸奕心情复杂眼神中有些忧伤和回忆。

  坐在前方的樊水如玉,看着又陷入沉思中的芸奕,则是有些不解道“芸奕弟弟你又想什么呢?为何神色为何如此奇怪,似伤心似乎又不是。”

  被樊水如玉打断心中的回忆,芸奕瞪眼恶狠狠道“以后不准叫我弟弟,要叫哥哥听见没。不然哼哼!一丝邪笑挂在嘴边。我就。”

  说着,一把抓住樊水如玉的酥肩往后一拉。芸奕突如其来的一拉,樊水如玉完全没有防备,直接就躺在了芸奕怀里。

  芸奕弯腰看着怀里的樊水如玉道“我就吃了你,信不。”

  近距离又一次这么直接问到了芸奕鼻息,樊水如玉如小鹿乱撞,水汪汪的眼睛一眨一眨的,樱桃小嘴紧闭不敢说话。整个小脸已经红到了耳后根。

  <br /

章节目录

禹落剑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乱世婚宠只为原作者奕林军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奕林军并收藏禹落剑神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