芸奕低头看着一脸羞涩欲滴的樊水如玉,也不说话。

  而樊水如玉则是没坚持多久,就投降了,用微不可查的声音回答道“嗯!好吧,这也太霸道了。哼。”

  “那?先叫一句哥哥听听,如果感觉还可以,那今天就放了你。”芸奕坏笑道。

  听到这话,本来就害羞的樊水如玉,更加的羞涩起来,索性闭上了眼睛轻轻道“哥!”

  芸奕爽朗的笑了起来道“好!感觉还不错。那以后我就是你哥了,不准在叫我弟弟知道没。”

  芸奕笑过以后又道“哥也不占你便宜,等会走好东西送给你,也不让你白叫一声哥。”

  樊水如玉本来还羞红闭着眼睛,一听到芸奕要送给自己一样好东西,不由睁开眼睛低声好奇问道“什么呀!”

  “就是!”芸奕坏笑一声,低着头越来越靠近樊水如玉的脸颊。樊水如玉顿时一声惊呼!又闭上了眼睛。“心道这家伙又要亲我”

  芸奕看着樊水如玉这副姿态,不由笑了手指轻轻的在樊水如玉那高挺的小鼻梁上刮了一下。

  “好啦!快到了。”芸奕望着远处的孤风山道。“今日教导你一天,之后我也要尽快回云溪谷了。也许久没见到母亲了。”

  听芸奕提起母亲,本来还很羞涩的樊水如玉,顿时脸色神伤了起来,沮丧道“我的母亲在我很小的时候,就得了顽疾死了,从来没见过母亲。”说着一滴泪顺着樊水如玉的脸颊落了你来,顺着微风落在芸奕手上。

  听到樊水如玉这么说,芸奕心里也是一痛,芸奕自然知道从出生就没有见过父母的感受,不由得心中一阵柔软,一把将樊水如玉搂在怀里。

  而出奇的事,樊水如玉也没有挣扎,反而也紧紧的抱住了芸奕。

  感受着肩膀处的湿润,芸奕也没有出声,只是捋了捋樊水如玉的秀发。

  芸奕自然明白樊水如玉此时的心情,虽然樊水如玉有至亲之人,但是两个大男人有些事情,女孩子也不好说出口。一直只能憋在心里。

  芸奕此时突然有些领悟了,正因为如此樊水庚天,和樊水正阳才会如此溺爱樊水如玉了。

  樊水正阳就是,樊水如玉的父亲,就是和芸奕在樊水氏领地入口,起争执的中年人。

  想到这里芸奕不由有些后悔,之前自己不该对樊水如玉这么粗鲁。

  看着樊水如玉不听抽动的肩膀,芸奕轻轻道“好了丫头,别哭了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,而自己的故事能讲给别人听,有人倾述莫不是一种幸运。”芸奕想着自己前世道。

  芸奕也多少有些神伤,自己心中的事,是绝对不能跟第二个人透露一丝丝的。幸运的是这一世,自己有爱自己母亲,疼自己的父亲爷爷,还有喜欢自己的族人。芸奕已经别无他求。

  此时樊水如玉已经从芸奕的怀里,坐了起来。

  芸奕看着樊水如玉红红的眼睛,泪水不断在眼眶里打转。芸奕眼神有些心疼,用手抹去樊水如玉的泪痕道“丫头你可听说过仙人?那种翻手就能毁灭荒山域的仙人。”

  樊水如玉有些哽咽的摇了摇头,没有说话。

  芸奕边整理樊水如玉的秀发,边说着一个月前遇到的人仙境强者。据说仙门里还有更厉害的仙人,乃至真正仙。

  “如果我等有一天,也修炼到真正的天仙,不无可能复活已逝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禹落剑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乱世婚宠只为原作者奕林军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奕林军并收藏禹落剑神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