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管是通过白溟那一通长篇大论,还是夜君墨的反应,亦或者加上她自己的猜想。

  林羽璃推断出,近期,夜君墨一定会有所动作,还会搞一件危及生命的大事。

  而她如今不知道他进行到了哪一步,也不知道他到底想要怎么做。

  她唯一可以确定的是,她必须时时刻刻守在夜君墨的身边,一刻不停的监督着他的一言一行。

  唯有将他一直护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,她才能真正的安心,夜君墨才不会有自作主张的机会。

  打定了主意之后,林羽璃心中连日来的阴霾,却瞬间消散一空了。

  她不会与夜君墨分开,不管是生死还是阴谋!

  若是真有了那最坏的结果,大不了,她把这条命赔给他就是了!

  感受到林羽璃的情绪变化,沈月逐这才暗暗的松了口气,淡声道:“阿璃,如今你什么事也不用多想!只需过几天,做一个美美的新娘就够了!”

  “对,你说的没错!我不会多想什么的!”林羽璃似笑非笑的道,“反正不管他想要做什么,我都会寸步不离的跟着他!我倒要看看,这种情况下,他还怎么瞒过我去!”

  就在此时,耳边又响起了白溟的声音道:“听说大鸿成亲有一个风俗,那就是新郎新娘在成亲前一天,是不能见面的!不然会不吉利!”

  “你觉得我会在乎吗?”林羽璃冷嗤道。

  她才不会为了遵从那些所谓的风俗,便给了夜君墨去涉险的机会。

  说是时时刻刻盯着他,就必然要时时刻刻盯着他,半刻钟都不会放松!

  “要我说,你们干脆找个链子捆在一起得了。免得你不放心!”白溟很是无语的道。

  “你说的,倒也有几分道理!”林羽璃正色道,“上次那个灵犀珠就很不错,可惜不知道再去哪里寻来这么一对!”

  “那可算不得什么好东西!”白溟叹声道。

  那灵犀珠会限制两人之间的距离,一旦有其中一人超过了一定的距离,那么两人都会心痛难耐。

  这简直就是一件无形的锁链,捆的两人都失去了自由。

  除了当初的姽悦公主会有那种变、态的折磨人的手段,哪里会有人喜欢这个样子?

  尤其是对他来说,失去了自由的话,还不如杀了他干脆!

  说话间,一行人已经走到了京中大街之上。

  街上的人虽然算不得多,但也比之前强了许多。

  而且听口音,这行人之中,倒是有不少的外地人。

  “不是说京城很是繁华吗?如今怎么这么冷清!”其中有人感慨道,“莫不是传言有误?”

  “或许是因为下大雪的缘故吧!大冷天的,大家都不想出来。”另外有人感叹道,“我们还是先找个客栈住下吧!不然到时候,怕是连位置都没有!”

  “可不是呢!我们特地跑来观看摄政王的婚礼,这要是错过了,我会后悔死的!”那人的语气之中,难掩欢喜。

  “像这样难得一见的盛况,怕是此生再也难得见上一次了!”另外有人感叹道。

  说话间,林羽璃一行人的车驾经过了那几个人的跟前。

 &e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毒妃权倾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乱世婚宠只为原作者湛蓝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湛蓝并收藏毒妃权倾天下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