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他……非常重要?未来夫婿?”

  几名修士见此,又看谢婷然满脸通红,眼带嗔怨,不由神识传音道:

  “这莫不是谢婷然的追求者吧?世俗城池的某个大户?他怎会拔得头筹?和萧将军根本不能比!”

  “可谢严怎么能看得上他!”

  “非也。而今,与往常不同。龙门变天,天地大乱。咱们当修士的,要么忍辱负重,给瑶池海澜做牛做马,要么如萧将军那般揭竿而起,与之来个白刀子进红刀子出!”

  那年老修士,萧广,乃是萧家的老人,满脸鄙夷地白了姜天一眼,摇头晃脑地点评道:

  “但萧将军这样身先士卒,冒险啊,哪里有个世俗公子哥安全呢?至少能保住一条命啊!”

  他揶揄的味道十足。

  众人都感觉一阵悲凉,为萧兵鸣不平,顺带着,甚至对姜天、对谢严都有几分鄙视之感。

  这就是现实啊!

  残酷的现实啊!

  如萧兵这样的豪杰勇士,响当当的好汉,曾经斩杀海澜瑶池那么多修士,曾经为龙门世界浴血奋战,脑袋别在裤腰里,在谢严这种人眼里,甚至还不如一个富家公子哥!

  什么世道啊!

  很快,众人收拾停当。

  谢家虽然早已经遣散诸多奴仆、护院之辈,但现在依旧有十来人之多,就这,还都是直系、嫡系。

  还好,萧兵是带着一只金丹期海妖而来。

  这海妖浑身鳞甲森森,身长千米,犹如移动的小山般,四足犹如玉柱,脚蹼展开似乎能遮天蔽日般,在水中一划拉,就掀起滔天巨浪,瞬息十里地。

  它身上背着一片房屋,似移动的宫殿般。

  由此一只金丹期妖兽代步,可见萧兵在反抗军中的地位,卓尔不凡。

  众人一路走走停停,向着保皇忠勇军的驻地走去,每一城一岛,都有萧兵麾下分部领袖开门迎接,恭迎拜倒。

  沿途的其他反抗家族、宗门和帮会的领袖,也都过来迎接。一路通行无阻,彻底显露出萧兵的滔天霸气。

  姜天一路上,都很低调,每日除了盘膝打坐,就是观察了解此地民风习俗,地理与物产,经济与政治等情况,事无巨细,但又不着痕迹。

  那些修士初开始有点看不上眼他,后来见他没有架子,豪爽大气,储物戒指中的雷火酒口感也是极佳,也就忘记诸多芥蒂,渐渐与他打成一片。

  只是那年老的修士,萧广,对姜天依旧很不爽,冷笑一声道:

  “一点小恩小惠就想拉拢人心!可笑!”

  “姜公子,你能不能向我家老祖宗、向萧将军禀明,我并不是你的未婚妻,我对你也毫无感情!免得误会!”

  这一日,忽然谢婷然钻进姜天的营房,脸色涨红,羞愤交加地道。

  “这本来就是谢老的托词。你大可不必放在心上,你自己和萧将军说明就是!”

  姜天淡然一笑,重新闭上眼睛。

  “你,你不说!你,你是不是对我有觊觎之心!故意让我和萧将军有间隙,你好趁虚而入!”

  谢婷然气得跺脚,急得眼泪在眼眶里打转。

  “我觊觎你?想太多了!”

  姜天淡淡地道。

  他对赵雪晴感情笃厚,情深似海,一颗心都在爱妻身上。

  在姜天眼里,慢说谢婷然,就连那敖娇公主都不如自己爱妻一根头发丝!

  “我是谢家嫡女,皇家商会海角商会未来的会长,以后这片世界若光复,位置更加紧要。你难道没有觊觎之心?”

  谢婷然越想越气,眸光清冷,犹如万载寒冰般。

  有些话,她还不方便说。

  她本就是这片世界有名的美女,艳压群芳,往日里不知多少青年才俊想认识她,百般讨好,费尽心机地接近。

  就是刹千秋对他谢家施压,也有觊觎她美色的成分。所以,在她看来,姜天也属于此列!

  “有病!出去!不要耽误的修炼!我拿你当挡箭牌,那是你的荣耀!”

  姜天皱眉冷喝。

  “哼!”

  谢婷然擦干眼泪,冷哼一声,洁白的脸上都是冷漠之色,寒声道:

  “不要以为你摆出这幅姿态就能吸引我的注意力,让我对你改变看法!还请你收起你的故作姿态,我谢婷然不吃你这一套,这样只会让我更讨厌你!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修真万年归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乱世婚宠只为原作者缸里有米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缸里有米并收藏修真万年归来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