成僵尸害人,你翻过这个山头瞧瞧,是不是有被水冲出来的大坑”

  老李头闻言爬上山头,伸着脖子一瞧,可不是嘛,一个巨大深坑突兀的出现在眼前,里面一方巨大的土丘就这样沉在坑中,土丘四周黑洼洼一片死水,散发着恶臭,土丘的形状看起来还真像一颗龙首!

  这道长,简直神了!

  老李头这下彻底相信玉虚子真是一个得道高人。

  玉虚子对他徒弟道:“逍遥,围着这座土堆,取墨斗,布六甲神丁阵!”

  逍遥答应一声,从包里取出五色令旗分别插于土堆周围,拉出墨线绕着令旗边弹边缠,数息后行成一眼方阵,然后以符纸折成六枚小人摆放于阵眼处,将鸡冠血滴在小人头顶,于乾位、坤位、离位各点上一柄香烛。

  众人惊叹,小小年纪,布阵手法就已经熟练如斯。

  阵法已成,玉虚子这才吩咐老李头带来的人开始掘土。

  “道长,这里是?”老李头问道。

  玉虚子刚到山顶就以天眼扫视,土堆上覆着一层霉菌一样的绿色邪气,里面必有邪物,于是回道:“那名寡妇应该就是埋在这里,你孙子的病也是这货搞的鬼,挖出来就知道了。”

  九个年轻汉子,很快就将坟土铲去大半,奇怪的是原本清朗的天突然涌出一团厚重的黑云,将日头盖住,一股妖风平白无故地刮起漫天黄沙,呜呜直吼,听的众人寒毛直竖,握着锄头的手也开始有些颤抖。

  “道长,这...”老李头看着天空有些担心。

  玉虚子‘嘿’了一声:“放心,继续挖,有贫道在,保你们无事!这鬼物短短俩月就有这等本事,的亏是发现的早,要是容它继续修炼下去,必将是生灵涂炭,现在想在我手里捣腾,还早着呢,搞这些把戏,说明它怕了。”

  众人有了玉虚子的担保,胆子顿时大了些,三下五除二就将坟土掘尽。

  “快看,有个人!”一个汉子惊呼一声,锄头哐啷一下掉在地上。

  只见一具早已腐烂的不成人形的尸体躺在一块红布上,数不清的蛆虫密密麻麻从他嘴巴鼻子眼眶耳朵中爬进爬出,看样子起码死了多时。

  此情此景,绕是这些血气方刚的年轻汉子都忍不住肚子里翻江倒海。

  “是黄建军,我最后一次见他就穿的这件衣服!”

  一个汉子捂着口鼻嚷道。

  玉虚子点点头,那应该就是了,他早就发现里面至少有两道气息,一强一弱,一道是尸气,一道是普通的鬼气。

  想来应该是这黄建军不知从哪里得来的养尸法门,尸煞是成功养了出来,没想到却把自己也搭了进去。

  “道长,这黄建军的尸体怎么办?”

  老李头面色难看,好在行医过程中也见过不少死人,倒是比这些年轻人镇定不少。

  玉虚子道:“黄建军由于尸身被困,魂魄难以解脱,现如今我们将他挖了出来,他便可以前往地府报道了,尸体埋了也行,一把火烧掉也可,随便处理一下就成,主角的是他身下这位。”

  说着手掌一挥,一道罡气飘出,将黄建军的尸体吹到一旁,露出了身下的红布。

  玉虚子这一手,当即把老李头等人看傻了眼,一挥手,居然隔着好几米就把一个人给吹飞了!

  简直惊为天人!

  玉虚子没理会他们,指着猩红如血的红布问向逍遥“说说你的看法吧。”

  逍遥看了看,小巧的鼻子一皱道:“九十九道截阴阵裹住尸身,截取凶地阴气供其修炼,若所料不差,她头顶应是还有一根定魂针用以定住魂魄,其腹中死去的胎儿魂魄残缺,应该是被封入了李家婴儿体内,一体双煞,修炼速度极快,估计现在尸煞已成。”

  玉虚子满意地点点头“那就开始吧”逍遥闻言称是,毫不畏惧的一把扯开红布,露出了包裹着的寡妇尸体——

  此时的寡妇和两月前已经大不相同,红唇鲜艳欲滴,皮肤洁白无瑕,甚至能感觉到还有一丝弹性,倘若不是她那已经长到脚下的长发和两寸左右的漆黑指甲,一般人定会以为她只是一个睡着的美丽妇人。

  人群看到寡妇样貌后惊恐的退出老远,一个个吓得脸色惨白,半天不敢喘气,人死了这么久肉身居然完好无损,这头发和指甲竟长了这么长,不是鬼是啥!

  而逍遥好像见怪不怪,从背包中取出一把桃木剑,指向双眼紧闭的寡妇,声音稚嫩却又正气如虹:“你已杀了害你的人,又伤了一条性命,如今更想逆天而行,借活人生鬼子,倘若你此时愿意伏法,我可替你写道陈情令与崔判官,待你罪孽消除,便可轮回转世,如若不然,今日便将你打的魂飞魄散!”

  片刻后女尸竟还是没有反应,逍遥脸色变冷,手掌一展:“敬酒不吃吃罚酒,拿黄油过来,洒在她身上,点火烧尸!”

  <br /

章节目录

昆仑道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乱世婚宠只为原作者昆仑小鬼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昆仑小鬼并收藏昆仑道魔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