胖子下车看到后哈哈一笑道:“凡哥,我住的地儿也是座四合院,这么看来我跟有钱人的眼光还是蛮接近的嘛。”

  “我跟李嘉城还一个姓呢!”李秋凡翻了个白眼道。

  四合院旁边有一条小河流淌而过,进去里面才发现,这个四合院,价值绝对不比叶流苏家的别墅低,占地面积虽然不是过于夸张的大,但也绝对不小。

  纵然已经是半夜十分,不过院内依然灯火通明,遍铺光滑青石,假山流水潺潺,各色鱼儿慢悠悠地在水里游荡,回廊以纯木建造,通往各个房间,柱子上的鎏金大字气势恢宏,一看就是出自名家之手,无不透露着这家人的文化底蕴和涵养气质。

  李秋凡现在院子里看了一圈,不由称赞道:“好一出风水宝地,难怪凤老板酒店做的如此红火!”

  凤翼心里也放松不少,站在李秋凡身侧道:“您也懂风水?”

  李秋凡摇头:“皮毛而已,只能看个大概,我开始还好奇,你这种有钱人的房子为何会选的这么远,到了以后才发现了一点端倪,不过也仅限于此了。”

  凤翼道:“您说的没错,我父亲年轻时候救了一个流浪汉的性命,没想到居然是个风水奇人,为了报恩,特地挑选的,据他所说,此宅虽偏,但恰好坐在芒山之尾,东侧溪流汇于后海,恰好沾了一丝龙脉,山如虎踞,溪如龙蟠,少一份无用,多一毫难镇,住在这里将来必会大富大贵,没想到还真实现了,所以一直没有搬迁过。”

  “术业有专攻,说的还真不错!”李秋凡大为佩服,风水这门学问何其广博,能将此道钻研的这么透彻,定是大隐于市的高人。

  哐啷!

  就在两人探讨间东边的房子里突然传出杯碗摔碎的声音,接着又是一个女人惊恐万分的尖叫。

  “是小白的房间!”叶流苏经常来这里玩,对凤府的建筑格局十分熟悉,第一时间就听出来了。

  几人忙赶了过去,一个保姆装束的女人一脸惨白的跑了出来,迎面险些将凤翼撞倒。

  “怎么了!”凤翼扶住她沉声问道。

  “是少爷!他...他变得好可怕,像蜘蛛一样在天花板上爬来爬去,我不干了,这个月工资也不要了,您另请高明吧...”说着回头看了一眼,嘴里不停念着阿弥陀佛跑了出去。

  “什么?!”凤翼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  李秋凡习以为常道:“没什么可大惊小怪的,厉鬼附体,多异于常人的行为都有可能出现,去看看是哪个不要命的家伙,敢这么大摇大摆的跑来人间闹事。”

  说着便要推门而入,不过却没推开,一丝丝阴气像头发一样从门缝里透了出来,诡异地摇曳着。

  “有意思。”

  “里面的家伙听着,你已经被我们包围了,限你五秒之内打开房门乖乖投降,否则等会将你打的狗都不好吃!”李秋凡双手弯曲,罩在嘴旁喊道。

  里面没有丝毫反应。

  “喂,你是警匪片看多了吧!对方又不是人。”叶流苏道。

  “额...说不定行呢?”李秋凡嘿嘿一笑开始倒数,手掌掐出一道法决,轻轻贴在门缝处,阴气顿时快速缩了回去,“五...四...一!天朗炁清,三光洞明,玄云紫盖,来印我身,开!”

  房门像是瞬间被巨大的力量撞击,木屑横飞直接蹦碎开来。

  抬头一看,一个满身黑气的男生此刻正爬在天花板上冲着李秋凡桀桀直笑,跟那个保姆说的一样。

  “小白,快下来啊!你别吓唬爸爸!”凤翼虽然也害怕,不过还是呼唤道。

  李秋凡双指在他眼皮上一抹道:“别叫了,现在房顶上的并不是你儿子,或者说是操控你儿子身体的那只厉鬼。”

  凤翼感觉眼前景象瞬变,再看一眼凤小白,差点没把这个七尺壮汉吓死:一个披头散发,满脸溃烂不堪,眼睛黑洞洞的恐怖女鬼正将头放在凤小白腋窝下,双手双脚缠在他四肢上,阴侧侧的对着凤翼笑。

  “这...这...”凤翼瞪大眼睛,结结巴巴的连话都说不出。

  “这就是祸害你儿子的罪魁祸首,身泛红光,厉鬼无疑了。”李秋凡索性替他说了。

  “嘿嘿,流苏同学你想瞅瞅这鬼长啥样不?贼刺激!”胖子凑到叶流苏旁边道。

  叶流苏连连摇头,现在就已经够恐怖了,要是再看见厉鬼,恐怕她又要好几天睡不着觉了。

  “李先生,求你帮帮我儿子!只要可以赶走这只厉鬼,多少钱我都愿意出!”凤翼直接跪下道。

  李秋凡赶紧将他扶起道:“放心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昆仑道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乱世婚宠只为原作者昆仑小鬼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昆仑小鬼并收藏昆仑道魔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