任晚莲在炖汤,顺手调到小火,回身送上红唇,亲了一下,道:“最忙的就是年底,下面各个区市都要评比,总结,忙得一塌糊涂,我下午才回来,明天省里又要开总结会,然后还要去京里。”

  “你们就是会多。”阳顶天感慨。

  “没办法。”任晚莲摇头:“一直要忙到过年,过了年,就好多了。”

  说话间,高压锅上气了,嘟嘟的冒气,任晚莲道:“你先坐,饭很快就好。”

  “好。”阳顶天点头,手一扬,突然变出一枝花来:“任姐,给你的。”

  “呀。”

  任晚莲先前看他是空手的,突然就变出一枝花来,不由得喜叫一声,接过花,喜滋滋的道:“谢谢你。”

  女人都喜欢浪漫的,任晚莲虽然已经不是小姑娘,但对浪漫的渴求并没有两样,阳顶天这突然而来的惊喜,让她非常的开心。

  “我帮你插在头发上,好不好?”

  任晚莲有一头过肩发,经常梳一个髻,阳顶天的女人里,好象只她一个人梳髻。

  “好。”任晚莲美滋滋的转身,让阳顶天把花给她插上,微红了脸,道:“我买了一套衣服,呆会穿给你看。”

  阳顶天自然知道是什么衣服,大喜:“好。”

  吃了饭,任晚莲去里面房间换衣服,阳顶天要跟进去,任晚莲笑着推他:“现在不看嘛,看了就没神秘感了。”

  把阳顶天推出来,她关上门,没多会,门打开,她出来,一袭白色绣花的旗袍,是及膝的款式,收了腰,她是生过孩子的女人,腰不象小姑娘那么细,但保养得当,又常年煅炼,倒也没多少赘肉。

  也是因为生过孩子的原因,胯部就比较宽,腰细不细,其实要看对比的,她的腰与她的胯一比,并不显粗,反而是曲线妙曼。

  但真正让阳顶天眼晴一亮的,是她腿上穿了一双红色网格丝袜,白色旗袍配这种红色的网格丝袜,再配上她的年纪,以及特有的气质,竟有着一种说不出的韵味。

  “哇。”阳顶天叫起来:“任姐,你好性感哦?”

  “是吗。”

  他夸张的表情,让任晚莲美滋滋的,走了两步,还转了个身,摆了个造型。

  “哇哇哇。”阳顶天一连串的叫:“太美了,太性感了,任姐,我想死在你裙下啊。”

  任晚莲咯咯笑,特别的开心。

  她这个年纪,最怕的就是失去魅力,哪怕脱光了也没男人爬,那是最大的悲哀,尤其阳顶天又比她小这么多,而且很优秀,她很喜欢,就更加担心,阳顶天喜欢,她心里当然就美滋滋的。

  不过阳顶天过来搂着她亲,眼见着蠢蠢欲动,她就咯咯笑着推开他了:“我们先去散步。”

  她眼中水意弥漫,阳顶天立刻就明白了,她现在,喜欢上了野外那种独特的剌激。

  “喳。”阳顶天学着电影里应了一下,任晚莲掩嘴娇笑。

  开车上山,下车,天就有些蒙蒙黑了。

&ems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浪子邪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乱世婚宠只为原作者九月鹰飞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月鹰飞并收藏浪子邪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