♂? ,,

  匡亭之战,以袁术败退为结果,张墨也没想到曹操能以弱势兵力撼动实力雄厚的袁术。

  只不过这会陶谦又开始跳出来,趁机侵蚀兖州,他联合下邳的阙宣攻下了华县和费县,夺取任城,一副来势汹汹的模样。

  张墨随曹操回兖州时,传来了一个噩耗,他的父亲在搬家途中被陶谦部下劫财杀害。

  听闻消息的曹操当即晕厥,在左右推宫过血将他救醒以后,曹操拔剑就斩掉案几咬牙切齿的发誓道“不杀陶谦枉为人子!”

  就在曹操厉兵秣马准备东征徐州时,原九江太守边让,乃是兖州陈留人,与北海相孔融齐名,乃是后辈士人的精神领袖,他公然发表针对曹操的言论,且言语中多次冒犯曹操。

  于是曹操派张墨前去劝说边让不要与他为敌,否则曹操决心处置边让,以儆效尤。

  张墨带着崇敬的心情去拜访边让,第一次,递了名片,但是边让不予接收,门童直接把张墨的名片给扔了。

  若不是张墨拦着,王艮差点拔剑把门童劈了,第二次递名片的时候,张墨请边让的朋友陈宫帮忙,边让这才接了张墨的名片。

  只不过进去以后,边让并没有给张墨见面的机会,只让下人带着张墨在大厅候了半天时间,随后便打发了张墨。

  饶是张墨耐心好也被边让这番操作弄得有些窝火,强忍心中怒火的张墨第三次去边让家,带了陈宫一起去,这一次边让主动出门迎接。

  “公台兄来此,真是令我倍感荣幸呐。”边让直接无视了一旁的张墨拉着陈宫的手说道“不是曹贼派来的说客吧?”

  这番话说得陈宫也是尴尬不已,讪讪地说道“文礼多虑了,此次我是陪客,一切以张将军为主。”说完之后陈宫让开位置,边让这才拿正眼看张墨。

  俗话说‘泥人还有三分火气’,更何况像张墨这样手握兵权的将领,即使先前张墨自认为是‘太学生’身份,对边让有些崇拜,也在边让的两次无礼对待中消失殆尽,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打心底里的恼火。

  边让和张墨两人对视了一会儿,陈宫见气氛尴尬立即从中调和道“张墨将军战绩斐然,曾在长安城中刺杀董贼余孽,外号‘书生将军’,文礼还不请他进屋一叙?”

  有陈宫从中斡旋,边让也不再发作,当即露出一抹僵硬的笑容道“进来说话吧,曹贼此番打败袁公实乃是天下之不幸呐。”

  无论怎样,张墨和陈宫听到边让的话都是眉头大皱,不过两人均未发表其他意见。

  进屋后,边让命人端上茶水,陈宫坐左上首,张墨则坐在陈宫对面。

  边让斜眼看着张墨道“听闻是会稽郡太学生,那为何与曹贼为伍,而不去为朝廷效力?”

  对于边让的一再羞辱和轻视,张墨此时彻底的爆发了,当即朗声回应道“我身为太学生自当为朝廷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寒门士子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乱世婚宠只为原作者连天向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连天向并收藏寒门士子传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