♂? ,,

  身处鄄城的张墨在得知曹操在徐州地所作所为时,心里忽然有些后悔了,他实在不知道曹操会残暴到如此地步,倘若是单纯的迁怒陶谦亦或者陶谦麾下士卒将士,张墨都还可理解,但是屠杀手无寸铁的百姓,已经触及张墨的底线了。

  就在这时,陈宫突然找到张墨与他密谈,对于陈宫的来意,张墨只是有一个模糊的猜测。

  “外面传言是伯端诬告才使边先生身死,此乃谣言矣。”陈宫颇为欣赏的看着张墨道“近段时间来,伯端深居简出,并未受谣言影响,令我刮目相看呐。”

  陈宫一见面就吹捧,张墨有些措手不及,因为陈宫给他的印象一直是刚毅直爽,当即有些尴尬的对陈宫说道“先生来此想必是有教诲说与学生听,还望先生明说便是。”

  张墨这番话让陈宫老脸一红,低声咳嗽了一下,掩饰了一下自己的尴尬才接着说道“想必伯端也知晓曹操在徐州的所作所为,此等行径与禽兽何异?”

  “伯端也是太学生,想必也知晓边先生的名望与为人。”陈宫继续说道。“但曹操杀害边先生后,还将他家杀害,当真是丧心病狂。”

  对于边让,张墨的好感不多,而且经过孟馨的一番分析后,张墨也明白过来,边让被杀之事不单单是他与曹操的个人恩怨。

  陈宫见张墨反应不大,当即话锋一转道“曹操此番所作所为皆背离我当初迎他入兖州的初衷,因此我等决意驱逐曹操,另迎明主,不知伯端意下如何?”

  曹操其实是陈宫迎入兖州,并且辅助他在兖州站稳脚跟,曹操也将陈宫视为心腹,但是这会儿陈宫却要背叛曹操,张墨心里觉得有些可笑,相比较曹操的残暴,陈宫等人为代表的兖州士人们却是十分的残酷,他们并不在意普通百姓的死活,关心地只是他们这一群人的利益而已,曹操只不过是触动他们的利益,并且想要与他们争权才会导致陈宫等人的反弹。

  “先生所言部分属实,学生也认为曹操在徐州攻伐时过于残暴。”张墨整理了一番思绪后对陈宫说道“但他设想兴办屯田,却是一项利民惠民之事,为何先生等人却要反对?”

  陈宫眼眸露出一抹骇然的神色,他没想到张墨竟然会把话题引到屯田之事上,兖州因为战乱而空出大量的无主荒田,曹操原本想将这部分无主荒田充公,再分配给流民,但是兖州内的豪族大姓以及士大夫都不同意。

  因为豪族大姓与士大夫都是拥有广大田产者,靠着土地以及土地上的资源过着奢靡的生活,他们自然不愿意放弃这些无主荒田。

  虽说曹操屯田初衷是为了解决军粮问题,但是一旦屯田实施,惠及的却是流民百姓。

  陈宫也知晓张墨的心意,当即起身对张墨说道“若是伯端改变心意,我随时欢迎。”

  “多谢先生厚爱。”张墨笑着说道“曹公若是身处困境之时,我弃他而去是为不仁,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寒门士子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乱世婚宠只为原作者连天向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连天向并收藏寒门士子传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