♂? ,,

  是人都有赌性,更何况马超这样自负的人,他根本不觉得张墨是他的对手,当即站起来朗声应道“有何不敢,想与我赌什么?”

  马腾听到马超如此莽撞也不由的大摇其头,而张墨则露出一抹嘲弄的笑容道“我若胜了便亲自率兵去击败郭援等人,若胜了,我便将这颗头颅送给。”

  “不可冲动呐。”张墨的话音刚落,一旁的张既立即提出了反对意见,他压低声音对张墨说道“这是将自己置于险地,君子不立危墙之下矣。”

  原本马超还有些犹豫,可是一听张既的话,当即抚掌说道“君子一言,驷马难追,我和赌一把,按说的来。”

  张墨眉头一跳,他原以为马超会犹豫一下,没想到张既一插嘴,马超立即就答应,当即心中窃喜的回应马超道“不知马督军想如何比试?”

  马超不假思索的说道“我对战,打到一方认输为止。”

  “好。”张墨也不多说,起身站了出来,这时候马腾颇为紧张的对马超叮嘱道“孟起要注意分寸呐,莫要伤了张将军。”

  对于马腾的叮嘱,马超不屑一顾,他站在张墨对面说道“使什么兵器?”

  “今日宴会,先前庞校尉他们已经动过兵刃,我想再用兵器颇为不妥。”张墨神色淡然的说道“不如赤手空拳来对战,如何?”

  马超犹豫了一下,答应道“如此甚好。”

  在场的人看到马超和张墨两人对立而站,均露出一抹担忧的神色,马超身长九尺,虎背猿腰,整个人充斥着一股爆炸性的力量,反观张墨身高七尺,看似不太结实,一副书生模样,两相比较,众人都替张墨捏了一把汗。

  马腾更是将坐在马超附近的小将叫来,小声的叮嘱了一番后才松了一口气。

  张既有些担心的拉着余骞问道“伯端能打得过马超吗?”

  “这……。”余骞一时语塞回答不来,张既也知晓自己问的有些唐突了,当即也不再说话,而是面色焦灼的看着张墨与马超两人。

  马超看到张墨松松垮垮的站着,当即露出一抹轻蔑的神色,不过他的动作却没有丝毫的松懈和留情,狮子搏兔亦用力,马超自然不会真的就傲慢到无视张墨。

  只见马超以掌法攻击,使一招开山裂石,掌风所过之处竟带着阵阵呼啸声响。

  面对马超的攻势,张墨回撤一步,以拳对掌,龙华拳施展开来亦有一股飘逸出尘的意味。

  啪。拳掌相交,张墨只觉得手腕发麻,整个人往后退了好几步,而马超则倒退了小半步,同样露出一抹惊讶的神色。

  “曦阳掌果然有些门道。”张墨在心中暗道,刚才马超的手掌与他的拳头接触时,张墨明显感受到一股森冷之气从马超的掌心迸发出来,想要顺着张墨的手腕侵入体内,但是张墨有真气护体,这股森冷之气也随之消散。

  相较于张墨的惊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寒门士子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乱世婚宠只为原作者连天向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连天向并收藏寒门士子传最新章节